幻灯四
幻灯三
幻灯二
幻灯一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主页 > 环球官网 > 热点 >
彭德怀逝世后,周恩来下令秘密保护骨灰:不准

谁敢横刀立马,唯我彭大将军。”毛主席曾经写诗这样赞扬彭德怀。

彭德怀一生功勋彪炳史册,在党史军史上有着巨大的影响。1959年后,他在政治舞台上销声匿迹,后于1974年病逝。

彭德怀逝世后,周恩来下令秘密保护骨灰:不准换盒子

 

四年之后,日月换新天,中央积极为彭德怀同志恢复名誉,开始找寻彭德怀同志的骨灰下落。最终他们在四川找到了一个名为“王川”的骨灰盒,揭开了一段周总理苦心孤诣保护彭总骨灰的尘封往事。

周恩来与彭德怀过硬的交情

长征期间周恩来病重,彭德怀:宁可丢掉一百门炮,也要把他抬出去

1934年10月,中央工农红军从瑞金出发,开始长征。

 

出发时,周恩来的全部家当只有两条毯子、一条被单,做枕头用的包袱里装着几件替换衣服和一件灰色绒衣。

彭德怀逝世后,周恩来下令秘密保护骨灰:不准换盒子

 

行军途中,周恩来经常让出自己的骡子给伤员,他拄着一根拐杖,和大家一起行走在泥泞不堪的道路上。

 

贵州多雨,地势不平,一不小心就会滑倒,大家身上经常满是泥巴。

 

每当到达一个驻地时,周恩来就立即让人架起电线,接收情报,等把军情都收集好后,就去和毛主席一起商量、研究。

 

和敌人作战时,由毛主席制定方针路线,周恩来负责指挥作战。

每一次,周恩来都要把敌我双方的情况了解透彻,比如敌人中哪个是嫡系,哪个是杂牌军,他们的战力如何,红军这边哪个队伍战斗力强、哪个弱,等等。

 

周恩来对部队情况掌握到哪种程度?

 

部队多少人、多少枪、多少子弹、伤亡有多少、补充多少,他比师长和团长们还要清楚。

 

后来,大家一得到周恩来要过来的消息,赶紧找参谋问人数和装备情况,生怕被周恩来问倒。

 

研究完双方军情之后,周恩来开始逐一安排作战队伍。

 

有的队伍擅长打游击,那就不安排他们打硬仗,这样一来士兵们也有信心完成任务。

 

原本起草作战命令、安排行军路线都是总参谋长刘伯承同志的工作,但是他眼睛不好,晚上不方便工作,所以周恩来就让他早点休息,自己来做。

等到把这些事情处理完毕,电报也都发出去之后,周恩来才能睡一会,而这时候,通常已经是黎明时分了。

 

由于睡眠不足,周恩来白天行军的时候一骑马就会打瞌睡,一不小心就会从马背上摔下来,所以他只能步行。

 

等到了驻地,他也不能休息,等到忙完,又是后半夜了。有时候,他刚睡下,就来了新情况,只好赶紧起身处理。

 

有时候,周恩来实在坚持不住了,就趴在桌子上眯一会。

 

有一次,一个参谋向他请示一件事,周恩来在睡梦中“嗯”了一声,参谋以为他同意了,结果第二天,周恩来说自己完全不知道这件事。

 

后来,周恩来规定,以后有事儿叫他,必须得把他喊得坐起来,这样才算是喊醒了,躺着回答的不算数。

 

长征中,这样的日子也不知道有多少,换做别人,恐怕早就熬垮了。

 

周恩来也不是钢铁做的,他其实也是硬撑着。

环境艰苦还在其次,最让周恩来费心的是内部的分歧。

毛主席带领的中央红军与张国焘带领的红四方面军会师之后,两者在战略方向上,产生了重大分歧。

张国焘想带着部队往青海、新疆等地去,以避开国民党军主力。

毛主席则认为,川藏地区资源贫乏、经济落后、语言不通,不利于红军建立根据地,部队应该继续往北走,建立陕甘根据地。

周恩来的看法和毛主席的一致。

但是张国焘一再坚持要往南走,尤其是在得知毛主席的中央红军只有不到三万兵力时,他的野心更加膨胀了(张国焘的红四方面军当时有8万多人)。

周恩来尽可能地争取团结、避免内部战争激烈化,他对被派往红四方面军做干部的同志们千叮万嘱,让他们顾全大局,做好分内工作。

随后,红军分为两路,左路军由张国焘、朱德等人率领,右路由毛主席、周恩来等人率领。

按照原定计划,张国焘的左路军应该在到达阿坝后往东折,与右路军靠拢,两军一起向甘南前进。

这时候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解决了张国焘的事儿,心里一放松,周恩来突然就扛不住了。

接连好几天,周恩来都高烧不退,什么也吃不下。医生最初以为他得的是疟疾,可是吃过药后,不仅没有退烧,连肝脏都开始肿大、整个人的皮肤都是黄色的。

检查后,才发现,周恩来得的是肝炎,已经变成肝脓疡,必须得排脓才行。

但是,在当时的条件下根本就没法消毒,不能开刀。

医生们实在没办法,只好尝试用冰敷法。

陈赓带着士兵们跑到60里外的高山上,用布袋子装了几袋子雪回来,医生把治痢疾用的易米丁用冰块冷敷在周恩来的肝部位上方。

那个时候,邓颖超因为患上肺结核,被编入干部休养连,一直没有和周恩来在一起。

平时,他们两人也很少见面,有一次国民党飞机轰炸,邓颖超所在的休养连被炸死炸伤了十多个人,周恩来实在不放心,大半夜赶过来探望邓颖超。

两人没说几句话,就又分开了。

因为周恩来的病情实在太严重,邓颖超被接了过来,周恩来一直昏迷不醒,邓颖超就在他身边守着。

庆幸的是,局部冷冻法还算有效,周恩来慢慢恢复了意识,开始呻吟说肚子痛。

当医生和邓颖超把他扶起来排出脓水后,他的高烧也终于慢慢退下来了。

直到这个时候,周恩来才发现邓颖超在身边,还问她什么时候来的,觉得很意外。

这个时候,部队已经开始准备过草地,周恩来被安置到彭德怀的队伍中。

由于连续发了好几天的高烧,也没吃什么东西,周恩来的身体非常虚弱,别说过草地了,就连在平地上行走也很难做到。

彭德怀思来想去,终于想到一个办法:让人抬着周恩来走!

彭德怀找来参谋长萧劲光,让他立即组织一个担架队。

当时的,人力物力极度缺乏,萧劲光也很头疼。最终他决定从迫击炮连中抽出来一部分人,轮流抬着周恩来走。

那迫击炮怎么办?

彭德怀表示:哪怕丢下一百门迫击炮,也要把周恩来抬出草地!

陈赓立即站出来,要给周恩来抬担架,陈赓的双腿曾经受过重伤,自己走路都不利索,但他坚持要出这份力,当时担任兵站部部长和政委的杨立三也坚持要参加那个时候,不止是周恩来,每个士兵的体质也都已经相当虚弱。

 

天气变化异常,时不时地就狂风大作、下大雨、下冰雹,战士们衣衫单薄,饥寒交迫,又因为缺少盐吃,身体都很无力。

 

草地里四处都是气味熏人的污水和淤泥,稍一不注意,人就会陷到泥潭里。

 

战士们轮流抬着周恩来,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泥巴地里,杨立三的双肩都被磨破了,脖子一动就疼,后来刚出草地,杨立三就病倒了。

 

周恩来实在不忍心看到大家为自己受累,多次挣扎着要从担架上爬下来,都被陈赓给按住了。

 

就这样,战士们硬是将周恩来抬出了草地。

心有灵犀的革命战友

“七七事变”以后,国共枪口一致对外,兄弟共御外辱。1937年9月,周恩来作为中共代表和彭德怀一道,去雁门关会见阎锡山。

阎锡山是个占据山西的“土皇帝”,不过抗战爆发以后人家不再是地方军阀的身份了,而是国民革命军第二战区的司令长官。部署在此的八路军,名义上也归属他协调指挥。周恩来和彭德怀造访,就是为了和阎锡山洽谈共产党八路军队伍的参战问题。

阎锡山不像个军人,更像是个精明老道的土财主。周恩来和彭德怀一到,阎锡山就把自己酝酿多时的作战计划摆了出来。阎老西是这样计划的:以他的嫡系晋绥军部队的六个军,部署在平型关、沙河等地沿线,布下一个口袋阵等日军往里钻。而中央军的一个军和八路军一起,负责正面接敌。

这样的计划实在是算盘打得响,既能够保存自己的晋绥军实力,避免在交战中损失过大,还能同时把日军的矛头引向中央军和八路军,让蒋介石和共产党的人去和日军硬拼消耗。

彭德怀逝世后,周恩来下令秘密保护骨灰:不准换盒子

 

周恩来一眼洞穿了这个计划包藏祸心,红军改编为八路军以后,总共就三个师的编制,人数不过四万多人。要是每次合作抗日,都和日军刚正面,那么不出两年,就没有共产党的武装了。但是直接挑明拒绝,又深感不妥,于是周恩来这样表态:

我们八路军一定会参加这次战斗,将会发挥我军的特长,利用运动战和游击战结合的手段,配合友军消灭日军!

周恩来这样表态,阎锡山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周恩来这话,到底是同意不同意正面接敌啊?彭德怀倒是马上心领神会,给阎锡山做了更加具体的阐述:友军负责坚守平型关的正面,八路军将派出115师隐藏在敌人前进道路的两边,从敌军侧后方夹击敌人。120师将在晋西北地区,伺机侧面出击攻打雁门关的敌人。

这下阎锡山是明白了,八路军一定是会参战的,但是人家不糊涂。彭德怀和周恩来的心有灵犀,默契配合,叫阎锡山企图消耗削弱八路军的图谋流产了。正是周恩来和彭德怀在这次作战会议上的据理力争,才有了后来林彪115师威震天下的“平型关大捷”。

彭德怀与周恩来最后的谈话

彭德怀在离开北京去西南大三线之前,心中总惦记着一个人,可是这个人一直都没有见到,这使他心中很是不安,他想在自己离开之前,一定要想法与他见上一面。

这个人便是周恩来。

彭德怀清楚地记得,在他将要离开北京的一个早晨,他再次向总理办公室挂电话,结果仍然是总理太忙,不在家。

放下电话,彭德怀叹了口气:“唉,总理实在是太忙了,而我却闲待了六年,真是惭愧呀!”

彭德怀不愿再去打搅周恩来了,忙着打点行装,奔赴大三线。

这天午饭刚过,彭德怀挂甲屯屋子里的电话铃响了。

彭德怀逝世后,周恩来下令秘密保护骨灰:不准换盒子

 

他拿起话筒,不觉一下子愣住了。由于激动,拿话筒的手微微地有些颤抖:“哦,总理!”

日理万机的周恩来没有忘记彭德怀,约他到中南海的家里相见。

彭德怀一阵高兴,可是接着又有些为难起来,因为司机这时刚巧外出,无人开车。

彭德怀只好向周恩来回话:“总理,改日我再拜访你。”

周恩来问道:“彭大将军,这是为什么?”

彭德怀:“因为我的车驮不动了。”

周恩来听后在电话的那头笑了起来:“你在家等着,一会儿,我的车来驮你,这次我可是舍车保帅啰!”

周恩来总理时刻都关心着彭德怀,同时也关心着攀枝花钢铁厂的建设,因此在彭德怀即将赴任的前夕,专门抽出时间来与彭德怀单独会谈。

彭德怀还未钻出汽车,周恩来夫妇已快步地走了过来。

周恩来亲自为彭德怀打开车门。

彭德怀紧紧握住周恩来的手:“总理……”

彭德怀的眼里盈满了泪花。

是呀,整整六年了,他在北宋时期爱国名将杨六郎挂甲归田的地方读书、种田,“反省”自己,除了身边的工作人员和挂甲屯的乡亲们之外,有谁曾这样关心过自己!

周恩来紧紧握住彭德怀的手:“欢迎,欢迎,你这位彭大将军终于‘出山’了!”

两位老战友手拉着手,走进了周恩来家的会客室。邓颖超为他们各自泡了一杯茶。

 

周恩来笑着说:“老彭呀,我们是君子之交淡如水。”

 

彭德怀张开厚厚的嘴唇笑了:“我就喜欢这样哩。”

 

周恩来看着彭德怀鬓边的白发,关心地问:“老彭,你现在身体怎么样?三线建设是个牵涉到全局性的大战役,你去的可是‘前线’哟,就像当年抗美援朝一样,那是十分辛苦的,可得有个好身体才行。这样吧,回头我让杨尚昆同志安排一下,在你出发离京之前,到医院做一次全面的体检。”

 

彭德怀被周恩来的关怀感动了:“总理,你们忙了六年,我却整整休息了六年,这心真不是个滋味呀!”

 

周恩来说:“老彭,现在我们又一起工作了,我感到很高兴,主席更高兴。因为三线建设特别是攀枝花钢铁基地的建设,是目前国际形势下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,攀枝花钢铁基地建设不好,主席睡不着觉呀!前面还有许多工作在等待着你去做,相信我们的彭大将军一定能在这个与帝国主义争时间、抢速度的战斗中,为人民再立新功!

彭德怀骨灰下落

1974年,寒冬烈风的一个清晨,一架从北京飞往成都的客机落地了。从这架飞机上,下来了两个穿着军装的解放军同志。其中一个姓李,手持介绍信,来到省委,要求亲自面见时任四川省委第一书记、省革委会主任和成都军区政委的刘兴元。以及另外两位省委书记李大章和段君毅。

彭德怀逝世后,周恩来下令秘密保护骨灰:不准换盒子

 

三个省委领导齐聚一堂,来人终于发话了。原来他们此行,是要完成中央交代的绝密任务。除了手中的介绍信,还随带了一个保险箱子,里面装着的正是彭德怀同志的骨灰盒。

“这里面,是彭德怀同志的骨灰盒,组织研究决定,将这个骨灰盒改名换姓之后,送到四川存放。你们将它放在一般群众存放骨灰盒的地方就好了。中央首长指示,放好以后,要精心保管,时时检查,不准换盒子,更不准任何人移动!如果一定要移动,必须向中央军委打报告请示。”

指示不得移动、不得换盒子的中央首长,又能是谁呢?

在当时的特殊情况下,彭德怀的追悼会自然无法办理,能够让其化名后妥善保存在外地,已经是周总理最后能为这个老战友做的事情了。

三个省委书记面面相觑,深感责任重大。两个军人又再三强调,此行他们的所见所闻和所谈,都属国家机密,不得透露给任何人。

三个省委书记当中,李大章曾任四川省省长,在1965年彭德怀出任三线建设委员会副主任时,曾经与他有过一面之缘。昔日尊敬的领导从一个活生生人物,变成了四四方方的盒子,往事糊在心头,李大章心情格外沉重。

三人秘密商议之后,由段君毅负责这件事情,将彭德怀的骨灰盒转移到成都市东郊的一个火葬场存放。段君毅交待省革委会办事组的组长杜心源来办。由于段君毅没有透露骨灰盒的真实身份,杜心源就把事情交给了下属的副组长张振亚办理。

张振亚只从电话里听说是重要同志的骨灰,接到命令就驱车赶到了宾馆,亲自和两个守护在彭德怀骨灰旁寸步不离的军人交接。张振亚随即叫来下属的一个副处长杜信,让他和军人办理具体的手续,并且开具介绍信。

再三说明,自己完全明白意思,会遵照省委领导要求妥善安置骨灰盒后,两个军人才将骨灰盒交付给杜信,却并没有什么手续和他对接。

杜信回忆,这个骨灰盒是粗木板制作的,油漆味道浓烈,似乎还没完全干透。骨灰盒上贴着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“王川,男”。

杜信将骨灰盒装入手提袋中,随即驱车赶到殡葬管理所办理手续,随后将骨灰盒送到了成都郊区的一个火葬场。他找来了火葬场的负责人,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师傅辛自权。

“辛师傅,这个骨灰盒非同一般,你负责看管,一定要小心。以下三点务必做到:第一,要妥善保护,不能损坏丢失;第二,没有我或者革委会的介绍信,谁都不能带走;第三,一旦你发现骨灰盒出问题了,立刻给我打电话!”

辛自权老师傅一边答应着,一边叫助手抄下了骨灰盒寄存单,在上面写上了杜信给的联系电话。助手很快完成,杜信拿着存单去办理寄存证明。在证明上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,杜信一瞬间恍惚了......

迟到的追悼大会

1978年12月的时候,已经升任四川省委秘书长的张振亚,又迎来了两位北京来客。原来他们是中央专案组的成员,奉命来四川找寻“王川”同志的骨灰。这一次,没有再对张振亚有所保密,直接告诉了他,所谓“王川”,就是彭德怀元帅。

啊!张振亚吃了一惊,但很快又平复下来。心中多年来的谜团终于解开了,那个骨灰盒子竟然是彭德怀同志的!他立即和来人驱车一道赶往成都市郊的那家火葬场,见到“王川”同志的骨灰盒还在273号骨灰架上摆放着,这才长舒一口气。

随后,张振亚叮嘱火葬场负责人严加保管,将两位专案组成员送上了回京的飞机。

几天之后,四川省委接到了来自中央办公厅和中央军委的电话,他们将派专机飞赴四川,接回彭德怀同志的骨灰,并且在北京为其隆重举行追悼大会。

1978年12月24日,在彭德怀、陶铸同志的追悼大会上,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邓小平同志为彭德怀同志亲致悼词

沉冤整整20年的彭德怀一案终于获得平反,历史最终给这位忠臣良帅以公正的评价。